无锡代怀中心

对话 - 贺勋:我一直把“农业迷幻”当做一种珍宝

发布时间:2023-12-07 浏览次数:139次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于2016年3月12日举行贺勋在沪的首次个展“农业迷幻”。在此次展览中,贺勋将生涩简朴的农业文明结合情感丰沛的图像符号后,调和出一种既土气又洋气的混合物,这正是艺术家自我追寻的历程,也是一次关于人、宗教、土地与词语的迷幻演出,展览将持续至5月1号。“凤凰艺术”通过与贺勋的独家对话带您一同感受这场迷幻的演出。

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

从“农业迷幻”的标题来看,贺勋在一如既往的诗学基础上更突出了“民科”的物理效应。然而他并不排斥“民科”这样一个最近被风靡传播以至于糜烂的词汇,他更痴迷的是在中国这样一个自古以农立国,农耕文明中文学与宗教累积出深厚文化的地域中,其存留的朴素科技乃至低科技传递到自身创作中所承担的隐喻和制约关系。

展览现场

在贺勋的理解中“农业迷幻”中神巫的低科技引申出更多的是一种波普理想——平等的态度。平等不代表把所有视而不见的事物搬上台面,恰恰他强调的是观察世界及事物的“溯源性”,在绘画中进一步阻断对这种农业气息和科技原理写实层面的塑造,这也正是画面所承担的逻辑。正如贺勋对眼前烟灰缸的诠释,“虽然烟灰缸是白的,但是它脏了,这是一句完整的话对吧?还有一种就是直接突出烟灰缸与脏的说法,我不说虽然但是,我也可以只说虽然但是。”也许在这种跳跃、直接、连贯的关系中,更突出了烟灰缸和烟的悬疑处境。

展览现场

在贺勋的绘画中最生动的地方莫过于这种“悬疑关系”,这种关系除了在画面内部生效之外,两张绘画的同时出现也延生出多重身份,也突出了绘画过程的样子。特别是他对宗教建筑崇高性的探讨,他认为宗教的崇高是我们对神圣的感受,他觉得这个叫崇高的形象其实是人的崇高,就是意志的崇高。

身为城市中的农村青年,贺勋以这种阶级趣味作为自我区隔,他刻意透过所在地的产业制作,来凸显粗糙的手工感受,将后工业城市与农村边缘过渡地带的特殊氛围,以及混沌的聚落特色呈现于这次“农业迷幻”个展当中。

对话“凤凰艺术”

以下是截取的部分对话内容

展览现场

贺勋:年前和朋友聊到波普理想,我不是波普艺术家但是也有波普理想。我觉得波普理想就是平等和理解自身。可能以前我做的是要求平等,后来我发现平等就是平等,这里没有敌意,只是一种平等的说法,商业、工业还有农业都应是平等的。很多艺术家对我的触动挺大的,有些人的作品呈现的气质面貌,正是在那种经历下而自然生成,所以他也只能那么做。我也这样,没在沿海城市生活过,也没在高度快速发展的城市里面生活过。我的作品很多都是从词语出来的,包括我说的平等,因为有一段时间我体会到了这个词意的诗意的平等,词都是平等的。我以前愿意歌颂一滴露水,不愿意去歌颂垃圾堆里的垃圾,虽然我并不一定要歌颂垃圾,但是它们俩的诗意是一样的。包括现在对不同媒体艺术的判断,它不能有一个谁更先进谁更落后的说法,不然这个又会上升到形式跟内容之间的争执,最终会变得不好玩了。

展览现场

贺勋:在这个里面,我们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有自身的局限。不管是怎样的观念或形式,它最后还是逃不掉我们自身的审美的局限。我希望用我的理想可以来启发一点点东西,就是去承认自己的局限,同时也承认自己的优势,甚至承认自己使用的工具的局限。因为大部分人在说话或者在画画的时候,都想突出自己的优势,总想掩盖局限,也有很多艺术家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所以也不能简单地去归类成某一种观念或者风格,其实都是试图去理解自己,跟自己平等,从而获得自由。

贺勋:很多人都会描绘各种各样和自己有关的事,这也是你跟绘画的关系或者跟这个世界的关系。有一点特别重要,以前我们都在表现形式内容或者表现一个观念,但是现在就如他所描述的,跟自己真正有关系,也就是和自己的情感相连。其实我一直把“农业迷幻”当做一种珍宝,我觉得这几个字让我理解了自己的情感。

展览现场

崇高的形象一、二2015

贺勋:因为我本来是喜欢写作的,作品也会从写作出发。写作里面有一些方法,它根深蒂固在我心里。我没有想这么多,但实际上就用上了,比如说一些修辞的方法,比如说这种对应关系。这次展览也全都是两件两件呈现的,这种对称的关系也许就是我要求的那种类似宗教的庄重的感受,它们也在板正的结构中有种晕眩的感受。

贺勋:我们呈现它首先必须是视觉的,我今天会在视觉上做更多的努力。两件的同时出现实际是绘画过程的样子,我们总试图去完整一个画面,庄重一个画面,而那只是你自己的样子,绘画会有自己的样子。以前我可以用文字表现,现在更多的是挪到画画上,延展地理解一些绘画自己的语言。我会把一些文学的修辞挪用到绘画的修辞里去,这种感受对我来说比较自然吧。可能就是所谓的诗歌习惯吧。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贺勋:其实里面是词语跟逻辑的关系,就像昨天晚上我跟朋友聊到的一个特别重要的一问题:好比说虽然烟灰缸是白的,但是它脏了,这是一句完整的话对吧?还有一种就是直接突出烟灰缸与脏的说法,我不说虽然但是,我也可以只说虽然但是,当然还有一种方法我觉得就像写小说一样,写小说的方法可能比小说内容更加重要。这是个人尝试与需要,没有谁更好。

贺勋:它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可能。

关于艺术家

贺勋

展览现场

贺勋,1984年生于江西,200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个展包括“农业迷幻”(A+Contemporary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2016),“蜂巢-生成第一回:空包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群展包括“冬纪”(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2016),“十二张画”(那特画廊,成都,2015),“秩序或混乱”(都灵Paratissima博览会,意大利,2015),“绘画发生中的观念与语言”(正观美术馆,北京,2015),“上交会”(激烈空间,北京,2015),“正在发生-表演艺术在当代社会”(空当代艺术机构,北京,2015)、“图像的重构”(卡塞雷斯博物馆,意大利,2015)、“新娘甚至被光棍们剥光了衣裳”(北平画廊,北京,2015)、“惊奇的房间”(黑桥艺术区,北京,2015)、“风向东-博鳌亚洲艺术汇”(博鳌亚洲风情广场,海南,2015)、“牵星过洋-中非海上丝路历史文化展”(坦桑尼亚国家博物馆,达累斯萨拉姆,2014)、“BBCT(一)”(妈妈拉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4)、“狂欢-黑桥艺术家群落展”(三潴画廊,北京,2012)、“笨鸟先飞吧?当代艺术展”(中国美术学院展览馆,杭州,2005)等。即将展览包括“UtopiaBeyond”(CastelloDiRivara当代美术馆,都灵,意大利)。

展览信息

展览海报

展名:农业迷幻RuralRhapsody

参展艺术家:贺勋

展期:2016.3.12-2016.5.1

地址:A+Contemporary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7号楼106室

(凤凰艺术撰文\采访李宁独家报道责编Lee)

试管推荐

TAG标签:

Copyright © 2002-2130 无锡上索品牌咨询有限公司 苏ICP备2022042496号-1无锡代怀中心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